影视同人透明写手🐰
墙头多,文章少,古言是初心。
喜欢我的文就是我的人♪
禁止私自站外转载
头像@三碗乌龙茶

© 临潇
Powered by LOFTER

【杨平x青萍】山海亦可平(下)

依山傍水的沛国是重庆吗🙄
这里几乎下了一个月的雨,国庆假期也不放过。
下面送出结局大礼包。
悄悄地:如果大家喜欢的话,可能会开番外甜饼。

*

上一篇:山海亦可平(中)

  16
 
  大雨绵长,七日不绝,愈有银河倒泻之势。江水渐渐蔓上境州城井。 
 
  山水远处,巨型竹排正逆江流速来。 
 
  城门上防守的杨平凝眸俯睇,惊疑不定。 
 
  “父亲,这船怎么不费吹灰之力就过来了?” 
 
  “雕虫小技而已,不足为惧。”老将军斜睨他一眼,不屑一顾。 
 
  待他定睛一看,原来竹排上只有一人,正是一...

【杨平x青萍】山海亦可平(中)

沿用了原设定,然后发现这对是个无解局。
注定要在狗血的言情路上一去不返😂

*

上一篇:山海亦可平(上)

  10

  “你欺负我。” 

  杨平面对她控诉又觉得好笑,“我怎么欺负你了?” 

  你就是欺负我,你忘了年少偶遇,忘了给我吹笛,还在我最落魄最出丑的时候把我找回来当妾……青萍在心里愤愤而言,可话到嘴边,她又吸了口气使劲憋住。 

  为什么她当初没有一口回绝婚约,或者选择从军攻城?是因为信任王兄,还是她在忠国之外留下了一点私心……想追逐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她要始终记得,她姓沛。 

  生...

【杨平x青萍】山海亦可平(上)

😖看完电影难受。
如果当初青萍做了另一决定,他们能联姻相识…… 
   
*

       山海亦可平,我心意难平。

  1

  琴瑟和鸣,莫不静好。 

  青萍素来向往这样的爱情。在豆蔻初开时,她也曾暗自仰慕过沛国最好的男人——文韬武略集于一身的子虞,但当她看到小艾与都督心意相通宛若璧人时,她便将短暂的慕化为了敬。 

  而她也暗自定下决心,她要嫁的就是这样的英雄才子。 

  可悲的是,身为一国长公主,却无权决定自己的婚姻。 

  

   ...

【利落】花雕

依旧是短篇。有刀。

*

  夜半。延禧宫里仍旧灯花未瘦。 

  弘历处理完政事匆匆赶来时正看到这样的景象。他甩开一旁阻劝的宫人,举止里蕴结着怒气与哀郁。怒,因此无可饶恕。奏章遮云蔽日,他就顺理成章地来一场血雨腥风。养宦成疾,他便杀而骇之,哪怕佛法责他触犯戒律也无所顾忌,他向来是杀伐果断甚至说心狠手辣的帝王。可他同时感到哀伤。 

  魏璎珞独坐在院子里,又斟上一杯酒。她的手指颤抖不停,或许是冻得,但更像是已经无法承起它的重量。深雪覆深庭,都不及她落寞。零星雪片碎在青丝上,乌亮瞬间被染成霜华。她眉眼轻阖,浓醉而非微醺。 

  他龙颜震怒,竟被风雪熏红了眼。 ...

【利落】攀龙

甜齁的糖,含自行车。
来自cosplay骨灰级爱好者利落夫妇。

*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魏璎珞髻发严好,着一袭有竹青排须云肩的秋缃色旗衣,慵懒闲适地倚在紫檀透雕罗汉床上。只见她将芦柑剥开成瓣细尝,目光却始终流连在一幅西子浣纱图上。这不过是乾隆帝南巡至杭州时臣子接驾进献的一轴寻常画作而已,不知为何她着了迷,竟向皇上讨来且百赏不厌。
  
  “珍珠。”她低声唤着,若有所思道,“你说这世上当真有此等美人?”
  
  身旁的大宫女犹豫片刻,方要准备回应,却听另一个娇俏的声音徐徐传来。
  
  “有没有谁知道呢?”正是舒妃款款从屏风侧走来,身后跟着庆妃陆晚晚。她抽...

【利落】玉枕白栀

是糖也是刀。实在太喜欢和心疼这对儿了。
想吃纯糖请点另一篇 攀龙 

*

  那是乾隆二十年间,天野变,大清版图进退不定。弘历忙于发兵伊犁戡乱边疆,待到养心殿红烛燃尽、奏章批罢已不知不觉四更薄近。拖着一身疲惫赴向延禧宫时,竟觉得长夜如此漫漫,前路如此遥遥。阖眼之间,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女人的娇憨睡颜和蹬得凌乱的被褥。他无奈又好笑地扬了扬唇。

  这一幕尽被李玉看去。他欠了欠身子,试探地问:“皇上,奴才也是心疼您哪。不如这军情急时,便让令妃娘娘到养心殿候您罢。”

  “让她候朕……然后在殿前睡着?”他不自觉皱了皱眉,而后深深打量了李玉一眼,“朕觉得丢人。”

  “皇上这是心...

【格红】未完成的画

格鲁特纳与红衣女子。
 的姊妹篇 ,G大的视角。

*

   
  是谁的思想在喜悦地猜谜, 
  方才寻到这美的秘密? 
  哦天哪,描绘这天庭容貌的, 
  究竟是谁人的画笔? 
   
  是你,天才!……但爱的痛苦, 
  却将他毁灭。缄默地一瞥, 
  他在看着自己的创造, 
  燃烧的心灵终使他陨灭。 
  ——普希金《一幅未完成的画》 
   
  格鲁特纳远望着面容模糊的人群陷入忖思。他苍白的手指轻扣在高脚杯上,红酒顺着透明的杯身流动,染上他凉薄的唇翼,好像对身边一切都漠...

【ZR】哀矜颂

完结正剧

*

  白昼时小丑在欢唱,唱着人尽喜悦的欢乐颂。他想起身旁的玫瑰,还有让人爱怜的地方,他的眼睛在发亮;黑暗里小丑在痛哭,哭着人尽悲戚的哀矜颂。他想起耳畔泣血的歌喉,还有让人尖叫的地方,他的夜莺已死亡。
                                  ...

【格红】窗

格鲁特纳与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视角。姊妹篇  未完成的画

*

  不久前一个黑夜,当荒凉的月亮滑过 
  朦胧的幽径,我看见——一个少女 
  孤独地坐在窗前沉思, 
  胸脯在惊恐中一起一伏, 
  她焦急地注视着小丘后面那幽黑的小径。 
  “我在这儿”,有人急忙地悄声低唤。 
  于是少女胆怯地 
  用抖颤的手打开了窗户…… 
  月亮又被黑暗湮没了。 
  “幸运儿!”我轻轻说,怀着无限怅惘: 
  “等待你的全是欢乐。 
  可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夜晚, 
  有一扇窗户为我打开?...

【ZR】万圣节前夜

亚伯拉罕·格雷神父的观察记录,10月31日22:12,礼拜日,阴

        何处有嫉妒分争,就在何处有扰乱和各样的坏事。--《新·雅》3:16

        事实证明圣经所言无误。

        罪恶的万圣节的前夜,应所有的实验品要求,要开办假面舞会。暂时不考虑他们究竟会不会跳舞,光是这个筹办就让我头疼了好一阵,...

【蜜枣】六勺糖

第一勺

  没有蜜柑的四年是怎么度过的呢? 

  日向枣常常回忆起那段灰色阴霾的过去。 

  从校医院的病床上浑浑噩噩地醒来后才知道那家伙为了拯救能力暴走而生命殆尽的自己,已经丧失了所有爱丽丝能力。并且,同意了退学条件。 

  他送给她的那块火红色的爱丽丝石融合进了他的体内,而她的小小的几乎分辨不出颜色的蜜柑石依然留在他的口袋里。 

  没有留下任何信物的她会忘记他吗? 

  他不止一次设想过。 

  为了学园机密,退学时要洗去所有记忆。但是他相信蜜柑不会忘记自己。毕竟是那样炙热难忘的曾经。 

  还有……他...